威尼斯娱乐网站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企业党建 < 文学艺术
文学艺术
故乡的路
时间:2019-07-19    来源:河南能源化工集团

不论你走多远,走多久,故乡的那条路也会永远烙在你心里,挥之不去。

曾无数次写过故乡,以及故乡的亲人。而故乡总会用那条从窄变宽、从短变长的路,来拴牢你离去的心。

我的故乡毗邻煤城义马,位于豫西一个小镇的边陲,那里沟壑相连,是纯粹的丘陵地带。

记得小时,还没实现“村村通”公路,一条小泥路躺在村子中间,若寻人喊一嗓子就能从东响到西。真可谓“交通基本靠走,通话基本靠吼”。

那时的乡下很少有人出去打工,基本都是在家务农。村子里的那条路,除了架子车碾过声,就是学生们上学或放学的脚步声。有时候遇到大雨连天,那条路就彻底“瘫痪”了。下雨的时候也是村子里人最闲的时候,大人们要么围在一起打打牌,要么聚在一块谈谈收成,大点的孩子们则在流水的泥路上筑起了“堤坝”,小一点的孩子就地挖泥制作样式笨拙且可爱的泥人、泥狗来。

雨过天晴,被雨水浇透的泥路彻底干透至少需要两至三天,这时你会发现泥路上会被串门的人趟出一条窄窄的只可供一人通过的小道,在阳光的照射下熠熠发光。

其实,在我内心里,最反感的就是下雨天的泥路。只要一下雨,路难走不说,更可恨的是往学校去的路走起来更加吃力,走到哪里都会把泥巴带到哪里。

也正是下雨天路难走的缘故,我得到了人生中第一双漂亮的胶鞋,和一把能折叠的雨伞。这时,我对下雨天又充满了期待。

不过后来,到了离家有二三里地的乡中上学,雨伞和胶鞋成了必备物品。只要不下雨,乡中与村子之间的路还算平坦,只要一下雨,心里就会产生不想去学校的念头。

说实话,村子与乡中中间有一条柏油路,但因为距离远的问题,去学校我基本是和伙伴们抄小道走,这样能节省十几分钟时间,避免了迟到现象。每逢雨天,就只好走大路,走大路的好处是平坦不费力又没有稀泥沾脚,顶多是雨水打湿衣服,到教室不到半堂课就能暖干。

再后来,我到了县里的高中学习,基本上是一礼拜回家一次,每回家一次就要带好一礼拜的生活费,而生活费里一定要包括路费。县城离镇上有30公里左右,乘车大概需要一个小时,虽然是车代步,但我会用车上这一个小时的时间去欣赏路边的风景,把一年四季的变化铭记在心里,犹如从故乡出发的那条路一直延伸到我的记忆深处。

时光飞逝,青春易老。一晃十几年过去了,如今参加了工作,可还是会想起故乡的那条路来。工作之余,最惦念的就是故乡的亲人。只要一有空,我就会迫不及待地踏上回家的路程。上班的地方离家有40公里左右,现在交通方便,路又平坦宽敞,即使是坐公交车也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能回到家。

每次回家,都得经过我上初中的乡镇,路过曾经的母校。乡镇,也是乡亲们经常赶集的地方,最大的变化就是路面宽了,商铺多了,路灯矗立两侧,置身其中,完全就是在一个繁华的街道中逛,路两边绿化的植被整齐划一,昔日的垃圾堆被干净的垃圾桶代替。听老乡说,现在国家倡导垃圾分类,老百姓的生活富裕了,素质也提升了,更没有垃圾乱丢乱扔的现象。镇上也会定时对垃圾桶进行清理。小镇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都说城里好,但在小镇生活的人们一点也不羡慕城里人,因为,镇上有镇上的闲适,村里有村里的安然。

再次踏上回乡的路,偶然发现贯穿东西的高铁飞驰而过,从远处看,仿佛一条白色巨龙在绿色的田野间倏地穿行,在湛蓝天空的映衬下,格外瞩目。
 作者:□李 毅(新安煤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