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娱乐网站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企业党建 < 文学艺术
文学艺术
诗,是一首成熟而悠扬的童谣 ——西渡《读诗记》给我的印象
时间:2019-07-16    来源:河南能源化工集团

 
不客气地说,我起初对朦胧诗并无多大好感,因为它晦涩,跳跃性太大,格式排列上也是随心所欲,阅读时不似读美文时的轻松和畅快之感,我甚至一度怀疑诗者是故意用一种自己都未必明白的语意来故弄玄虚。

如果不是西渡对36首当代朦胧诗和9首新诗名作庖丁解牛般的赏析,有的朦胧诗,即使出自名家,在我眼里也就形同一根尚未雕琢的木头,没有表情,没有温度,更别奢谈情感。但是,设若此时窗外静夜无声,屋内灯光柔和,几上茶水馨香,你一页页将《读诗记》翻开来,一篇篇读下去,你会豁然发现,诗,恰似山溪遇到阻挡的山石而绽放开来的银花,更是一首家弦户诵的童谣,成熟而悠扬,慢慢地沁入肌肤,润入心田。

这个感受,首先是源于西渡的赏析,他让我更加坚定诗和音乐的关系。他在赏析池凌云的《雅克的迦可琳眼泪》一文中说,诗和音乐同根同源,虽然后来分道扬镳,但依然彼此向往,诗人常从音乐中汲取灵感,音乐家则能从诗中得到启示。因此,我开始相信我的一位作家朋友为什么喜欢一边听音乐,一边创作。读她的文字,就如同坐在一艘乐船上,看着渔夫摇橹,听着渔女歌唱。

我感谢西渡,还因为他告诉我好诗与坏诗的距离,有时天涯海角,有时咫尺比邻。他在赏析戴望舒的《烦忧》一文中,借版本不同造成的美学差异,深有感触地说,一字之易,可以拯救一首坏诗,也可以毁灭一首好诗。联想到我自己,那就好像一位好的老师可以管好一个散漫的班级,一个好的故事可以激励一群懵懂的少年。由此可见,无论是作文,还是为人,都要精益求精,不可嬉戏。

当然,更让我震撼的是,西渡对陈先发《养鹤问题》一篇的点评。这让我知道,现实生活中,还会有把诗当作生命的人。我想,我可不可以把自己从事的事业当作自己的生命?

细读《读诗记》,我惊奇地发现,诗,是需要评论的,尤其是对于朦胧诗。这就如同到知名的历史文化旅游景点,如果没有导游的精细解说,那你就只是凑个热闹而已。而一旦有了导游,你就能在有限的时间里吸收到尽可能多的知识。

我对西渡表示钦佩,还因为我和他虽是同龄人,但我却没有他对诗的这么丰富的创作实践,不像他对诗歌微妙之处具备领悟和敏感,更做不到他对诗歌的批评能够那么贴近诗人的创作状态。

我喜欢《读诗记》,还是因为他对这些当代名诗的点评要言不繁、言必有中。他不仅能够准确地揭示出原作的奥妙,还能对这些名家名作展开细入肌理的释读,充分演绎出这些作品在事理和情理上的精确、清晰、饱满和玄妙,让我手不释卷、昼夜品读。

美好生活,不能没有诗作歌相伴,因为诗,是一首成熟而悠扬的童谣。
 
   作者: □雷穿云(洛阳煤业)